關於部落格
  • 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前言:   曾經,當我渴望走進圍城,和一個女人過一些平平淡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但是,命運卻非要給我一場轟轟烈烈的

前言:


  曾經,當我渴望走進圍城,和一個女人過一些平平淡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但是,命運卻非要給我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恨情仇,將我從圍城牆頭重重摔下來,跌得支離破碎面無全非。

  
  
  我不禁想知道,人的一生,從十月懷胎到呱呱落地,從嗷嗷待哺到呀呀學語,從青春年少到耋耄之年,需要經曆多少次挫折磨難才能茁壯成長?才歸于平淡?

  
  
  文中,會出現關于性的描述,我強調,我不是刻意寫性,只是那些過往的點點滴滴在記憶中留下太深刻的鉻印,每次懷緬,就會痛徹心扉,欲罷不能!

    
  
  在開篇的時候,寫性之前,我的思想也作過艱苦的掙紮和鬥爭,性,寫?不寫?寫?不寫?但後來,覺得在天涯裏,關于這方面的描述遍地開花,觸目所及,全是類似文字。我不是第一個,更不是最後一個,我僅是千千萬萬中最普通的其中一個。所以,我決定還是覺得需要寫。

    
  
  因爲,它的開始,深深影響著我的命運。

    
  
  其次,作爲一個成年男女,我想,應該可以體諒的。它無可厚非地,無可避免地會發生在每一對情侶男女身上。

  
  
  謹以此文,獻給自已,祭奠曾經死去的愛情!

  
  
  本文首發天涯社區情感天地版,轉載請注明出處,以及原作者姓名,尊重版權,尊重作者,等于尊重自已。

  
  正文:
  
  誠如標題所言,我,82年的男��,迄今爲止即將跨入三十歲了。這個年齡至今仍獨身一人,的確是有點尴尬。在早幾年,我一直認爲三十歲是一件多麽遙遠的事,多麽難以想像的年齡,但它,卻悄悄地來了,來得讓我有點措手不及,難以接受。直到有一天,一個看上去是讀小學的小女孩懷著未泯的童心叫我叔叔時,才驟然醒悟,我已經有足夠的資格做叔叔了。
  
  曾幾何時,看到一些老男人擁著年輕女人旁若無人地在大庭廣衆之下招搖過市,老男人的年齡足夠做女人的爺爺,而女人還洋溢著滿臉幸福的表情接受著老男人的手在腰間或屁股上撫摸拿捏,我就會對這種行爲嗤之以鼻,從內心鄙夷他們:“一對不知羞恥的狗男女!”對于二奶或是第三者的女人,我更是覺得她們就是敗類!我沒想到,我以前眼中的敗類,竟然是今天的我。28歲的我成了38歲的她的情人。
  
  這件事要從我大學畢業後說起,故事有點長,時間的跨度有點大,其中囊括包含了我那殘缺不全支離破碎的初戀,和我慘不忍睹不堪回首的愛情曆程。我不知道能不能持之以恒地將這些經曆完整性地呈現出來,我的時間不多,耐性不夠,但我會盡量忙中偷閑、見縫插針地將那些曾經的愛與恨,恩與怨敲打出來。當然,你可以看或不看,相信或質疑。這是一個故事,也是一部小說,更是人生經曆。
  
  無論男女,每一個人的第一次都肯定是刻骨銘心的,即使它會有酸與甜,苦與辣,但毋庸置疑,它一定是我們人生中最值得懷緬的一段歲月。初戀留給我太多的追憶,太多的快樂和太多的哀傷,那麽,從我的初戀開始寫吧! 2.
  
  梁海燕,平時習慣稱之爲燕子,大學同學。我們同窗四年,在同一學校同一課室共同渡過了四個春夏秋冬並無數次擦肩而過,都沒能擦出火花,誰會想到,走出校園奔向社會的懷抱工作後的我們竟然就發展了愛情關系,這不能不讓人感慨李甯的廣告語是正確的:一切皆有可能!
  
  畢業後,我們仍能同在一座城市的小區域裏,仍能相聚已屬不易。因此,我們之間倍感親切,聯系頻繁,出人意料的談得來,一個月接觸的次數遠遠超越了在校四年交談的總和。
  
  也許,這就是緣份。也可能,是因爲彼此都寂寞,我們已經到了需要一份愛情的年齡。那天晚上,公園的路燈昏暗,看著一對對摟摟抱抱的情侶在花叢中纏綿缱绻,受他們盅惑影響,我們有了接吻的衝動。說來好笑,這是我的初吻,也是她的初吻,大家都沒有經驗,我笨拙地捧著她的臉龐,她閉上眼睛,我也閉上眼睛,在摸索中,我們的嘴唇互相對上了,但是大家的嘴巴都緊閉著,結果,我們的初吻在牙齒互相碰撞發出的“咯咯”聲中尴尬結束了。
  
  回去後,我深感懊惱,曾經觀看很多港台影視的接吻片段,心裏默默彩排過無數次,自以爲接吻耳熟能詳,信手拈來,覺得接吻僅是一件萬事具備只欠東風的事,但當東風來時,預期的馬到功成卻蕩然無存。這件事再次驗證了鄧小平理論的正確性:“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看樣子,我有理論是不夠的!
  
  從這次失敗的初吻後,我們之間的關系迅速升溫並確立了戀愛關系,雖然羞于向對方說我愛你,但我們之間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每晚臨睡前,會不約而同地向彼此發手機短信說晚安。每天早上起床時,第一件事做的就是在枕頭底下摸索手機向對方說聲早晨。每天吃飯會向對方報告各自吃什麽菜。每一天都是這樣的幸福! 深夜,爲了不至于影響寢室的同事睡覺,我將被子蓋過頭,躲在被窩裏按著手機鍵盤和她發短信聊天,盡可能地將手機發出的光芒和聲音降到最低限度。事隔多年後的今天,回憶已經很模糊了,我忘了當時我們具體聊些什麽,但我們的確無話不說,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遠到兒童時代,近到當天情況,大至國事,小至家事。在那段日子裏,我們爲中國移動公司作出了巨大貢獻,我曾粗略計算了一下,我每月要發1000條短信,平均每天30多條。現在回憶起,足夠嚇人的。
  
  那是一個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晚上,噼哩啪啦的閃雷聲低沈地隆隆作響。她害怕打雷,透過玻璃窗看到外面的樹枝被風吹得搖搖擺擺,時而被閃雷制造成忽明忽暗的影子,很怕。她在電話說,添,我怕,你過來陪我好嗎?
  
  那時,我們同在一城,我並沒有就我所學的專業找對口工作,卻鬼使神差般在酒吧做調酒師。她則在離我不遠的一中學做代課老師。當我打車到燕子的教師公寓樓下時,她穿著睡衣蜷伏在鐵門裏瑟縮發抖。
  
  她見到我來了,像不會遊泳的人沈溺于水中抓住了一條救命繩一樣緊緊抱住我說,添,我好怕,好想見到你。擁抱中,我感覺到她暖暖的體溫和微微的震顫。毋庸置疑,當一個人開心和傷心、得意或失落時,第一個想到的人往往是對自已最重要的人! 我將她擁在懷裏,輕輕撫摸她的頭說,傻瓜,我現在不是來了嗎?不要怕了,都停雷了。
  
  在樓下,我們緊緊地抱著對方,彼此都沒有說話,靜靜地享受著對方傳遞過來的體溫。良久,雨停了,風停了,雷也不打了。我說,很深夜了,你上去睡覺吧。
  
  燕子說,不要,我要你陪我,好嗎?
  
  我說,我們總不能在這裏抱到天亮吧?給別的老師看到影響多不好。
  
  燕子說,那我們上去吧。
  
  “就你一個人在寢室嗎?”我心裏忐忑。之前聽燕子說過,她和另一個老師住一間寢室,那個老師有時會住在學校公寓,有時則會去男朋友家裏住。
  
  燕子說同寢室的老師今晚沒有回來,可能是去她男朋友家裏了,這麽深夜了,她不會回來的!
  
  燕子的寢室很潔淨,一塵不染,二張床對面放置,中間是過道,各自的床頭有一張辦公台,辦公台上放著厚厚的教材和待閱的學生作業,電腦還開著,啓動了屏保,幾條熱帶小魚在噴著水泡的海底遊來遊去。
  
  二個人在這麽狹隘的空間相處,略有局促,一時之間手和腳有無處安放的感覺。還是燕子打破了這份甯靜。她向我遞來一杯開水,我不渴,呷了一小口放下水杯,擡頭望向她,她正怔怔地注視著我,眼神脈脈,我站起來,不知哪裏來的勇氣,沒有來由地將她抱在懷內,向她的嘴唇吻去,這一次,我們似乎吸取了上次初吻的教訓,脫胎換骨般對接吻有了長足的進步,我小心翼翼地用舌頭撬開她憋合的嘴唇,將舌頭伸進她嘴裏,和她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她迎合我,雙手抱著我的腰,閉著眼睛配合著我的舌頭在她嘴裏翻江倒海般攪動。
  
  接吻的感覺前所未有,所有的文字都不足以真切描述,甜蜜,幸福,浪漫,那一刻,多麽渴望讓時間凝固成爲永恒,就這樣抱著,吻著不放。
  
  擁抱的很緊,身體貼著身體,彼此之間能聽到對方的心跳和感受到來自對方的體溫。我身高1.74,她1.70,幾乎差不多的身高,��的胸膛強烈感受到二團肉乎乎軟綿綿的東西壓迫著,莫名的舒服,我知道那是她的乳房。她胸脯的巨大撩起了我如火焚般的情欲,瞬間,我有種想撫摸她胸部的欲望。 是的,每一個人的第一次戀愛都是以結婚爲目的的。燕子和我也不例外。我從沒想過我們會有分手的一天,我甚至無數次構築我們以後美好的幸福生活,生一大堆小家夥圍著我們團團轉,那將是一件多麽幸福、多麽憧憬向往的事啊!但是。後來…………………
  
  毛澤東曾說過,凡是不以結婚爲目的的戀愛都是在耍流氓!但是,現代人的愛情又有誰能夠保證會走到結婚這一步呢?又有多少人只談一次戀愛就能結婚呢?那麽,以毛澤東的思想去定論,絕大部分的男男女女都是流氓或正在做著流氓的事。曾經,我被一個女流氓耍了,後來,我也做過流氓。簡單地說就是我被一個女人傷害過,我也傷害過別人,因爲,我們都沒有結婚!
  
  以上內容,我不是刻意寫性,這是我難以忘卻的第一次,它涵蘊和見證了我從一個懵懂男孩到一個成熟男人的轉變。甚至,我想到這一夜,我會蹦地想起初戀的她,讓我無休止地痛著!這些記憶中的碎片在多年後的今天仍沒有被塵封。
  嫂子,抱緊我
辦公室裏新來了一個胸大無腦的女同事
〖天涯頭條〗深圳,沒有勇氣再說愛
我在老板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
有晚上的工作是現領薪水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