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 一年後我將離開這個城市,可以說是落荒而逃,也可以說是滿載而歸。之後打算去一個小城市落腳,一切重新開始。待了快十二年

1、
一年後我將離開這個城市,可以說是落荒而逃,也可以說是滿載而歸。之後打算去一個小城市落腳,一切重新開始。待了快十二年了。十二年,又是一個輪回。
  現在整理這些思緒的時候,看著窗外的繁華。閃爍的霓虹還是掩蓋不了背後的黑暗和肮髒。我不屬于這裏,我的心這些年來,從未踏實過。很喜歡雨夜,隔著玻璃窗看夜景,希望滂沱大雨能將這個物欲橫流的國際化大都市清洗幹淨,當然,也包括我。
  當年家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送進了大學,指望著我畢業後能改變全家命運。當我發現畢業和失業是一對孿生兄弟時,才覺得“知識改變命運”不是格言,它只是個傳說。爲了我讀書,家裏能賣的全賣了,包括年近花甲的爺爺的鮮血。可竟然還欠了一屁股債。
  而我實在不敢告訴他們,自己只是知識的消費者。讀書的時候,曾經和同學戴著口罩捂著臉,在宿舍樓裏撿垃圾。結果一個富家女撕下同學的口罩,扇了她兩巴掌,尊嚴掃地。也曾努力找過工作,但是欠薪和性騷擾禍不單行。我能怎麽辦?
  現在的生活倒比較悠閑,白天上上網,逛逛街什麽的,無憂無慮。晚上牽著狗去小區裏溜溜。他不在的時候,開車去泡個吧,有瞧得順眼的男人,泡一泡尋找一下戀愛的感覺。心情好的話,上床也行,只要他能給我刺激和快樂,ONS,算什麽?
 2
  
  剛開始做小姐是因爲畢業找不到工作,像我這樣的農村妞兒,回家、種地、嫁人、生孩子這條路線簡直就是牛頓定律,無法改變。在這繁華的都市生活了四年,誰還願意回到那個整天談論化肥種子小山村?
  也曾經鄙視過自己,羞愧和迷茫在所難免,當時的我只陪酒,不出台。一���月下來也賺不了多少錢,經常因爲劣質的衣服被姐妹們嘲笑,因爲低檔的香水被客人嗤之以鼻。收入低,媽媽桑在我身上的提成也就少了,對我冷眼相待那更是家常便飯。弱肉強食,是夜場的生存法則,憐憫和同情如通脹後的貨幣一文不值。
  看著身邊的姐妹們都有名牌衣服、名貴化妝品,我也很羨慕。個別工作努力的姐妹甚至買了房子,對家裏的幫助也很大。見了太多的聲色犬馬,見了太多的紙醉金迷,慢慢的,我內心的底線如我的領口,越來越低。我矜持的防線,如我的衣服,被各種誘惑一件件地脫光。
   3
  
  現在我有房子,有車子,有無憂無慮的生活,再也不用爲生計發愁,再也沒有了那種因爲貧窮而蔓延于心底的恐慌。那種源自心底的恐慌和無助,只有真正受過窮的人才懂的……那是貧窮的並發症!
  唯一有點遺憾的是,我第一次沒有給一個愛我的人,也沒有給一個我愛的人,而是沈迷于夜場的半老頭兒。
  第一次是去一家KTV陪酒,遇到一個很好的領班,大家都叫她麗姐。聽說她曾經被一個男人騙的很慘。
   麗姐人很好,看我比較腼腆。當天沒有安排我去陪客人,先讓我熟悉一下環境。我坐在一個小屋子裏,看著身邊這些或許和我成爲同事的女人們出出進進,心裏感覺怪怪的。
  不時有女的進來,有些只是臉微紅,有些進來就開始嘔吐。不過看她們手裏捏著一張張百元大鈔的樣子很像很滿足。
  當我正好奇的時候,旁邊有一個穿超短裙的姐姐走了過來,問我:“新來的啊?”我不知道怎麽回答,只是“嗯”了一聲。
  她丟給了我一根煙,自己也點上了一根,“別奇怪,以後你也一樣。對了,我叫少華。”
  我把香煙還給她,說:“我不抽煙。”然後仍然不知所措地一個人坐在床邊,看著這周圍的一切。 4
  快到淩晨的時候,麗姐叫我回家。
  在自己租住的小屋裏,那個只容得下兩個身位的小床更加讓我難以抉擇。明天要不要去?去了以後我能忍受和那些女人一樣的舉動或者結局嗎?可是,那些女人出去一會兒,回來後手裏捏著的錢就夠我一個月的房租了啊?
  躊躇歸躊躇,可第二天晚上,我還是去了,再牛X的大學生也得吃飯。清高不值一毛錢。睡在那種小屋裏的女人能選擇什麽?過窄的木板床,連做愛的姿勢都沒有更多的選擇,只有上下位。
  到了KTV,麗姐親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講了一些這裏的規矩。比如:顧客至上,不得頂撞;盡量多點一些酒水,這樣提成會很高;客人小費歸自己所有;不得在場內跟客人有性交易;不能嗑藥;例假期不舒服可以請假;實在有討厭的客人盡量交給麗姐應付,不能得罪客人;姐妹間要和睦相處,不得鬧事等等……
  說完這些,麗姐把我交給少華,要她多關照我,就出去了。 5
  
  第二次來這裏,已經沒有了上次的緊張局促。不過我在這裏顯得格格不入,廉價的牛仔褲,寬松的襯衫,還有略微有些異味兒的頭發。我在這群女人當中簡直就是個異物。
  房間裏有的女人在換衣服,有的在穿絲襪,有的在化妝,有的在抽煙,還有三三兩兩聊天的。她們貌似平時就住在這裏,包括少華。
  少華問我:“你叫什麽名字?”我告訴了她我的真名,她大笑著說:“比我想象的還要土一些啊。真名吧?”
  我雖然對她嘲笑我名字的舉動很反感,但是還是懦弱地點了點頭。少華說:“傻孩子,混這裏的,包括麗姐都不是真名,還是隨便起個名字吧,代號而已。嗯……你就叫小靜吧。”
  給我起好了名字,少華拿出兩套衣服給我說:“咱倆個頭差不多,我的這兩套衣服送給你,你現在穿的這個樣子,出去要挨罵的。”
  我看了看兩套衣服,一套是透明到可以無視的襯衣,另一套是寬松地可以藏兩個男人的連體裙,都是黑色的。看著這個調調的衣服,我實在不敢對自己狠一點而就此穿上。
  好在少華看我沒有反應,也不勉強。
  這時候一個女塗完指甲油,穿上了絲襪,屁顛兒屁顛兒地走了過來,指著少華給我的衣服說:“這麽土的衣服也好意思送人啊?少華。”
  說完她開始咯咯地笑,笑了一會兒,她又衝我說:“姐送你一條丁字褲要麽?保證讓男人看直眼……瞧!” 6
  她說著就提起了自己的長裙,轉過身來,衝我翹了翹屁股,那粉白圓潤的臀部頓時在我面前顫抖,如果不注意看,還真看不出來臀部中間的那條窄窄的黑帶子。她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臀部說:“呶,男人給你小費的時候你就讓他們放在老娘的這裏,這樣他們就會一次次給你小費的,哈哈”
  少華推了一把丁字褲說:“紅菱,別他媽的發騷了,要騷去給老男人騷去,她叫小靜,新來的姐妹,麗姐叫大家以後多關照。”
  紅菱又看了我一眼,說:“新來的?”  7、
  我不想換衣服,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麽。只是呆呆地坐在床邊等待。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麽。
  一會兒,KTV漸漸熱鬧了。麗姐招呼姐妹們,出去走台,走台的意思就是姐妹們走進包廂,在短短的數秒內搔首弄姿,擠眉弄眼引起客人注意,讓他們留下你,陪他們喝酒,你開始賺錢。
  走台是很有講究的,一個坐台女的綜合素質高低,在這個環節就能體現出來。有些女的恨不得在走台的時候就潮噴給客人看。其實,根據我後來的經驗,走台不一定要這樣。進房間,要迅速觀察房間的氛圍以及主客和陪客是誰,根據他們的穿著打扮、言談舉止推測他們的身份,和來這裏的目的。是來談事兒的?還是來玩兒的?再根據客人的外在表現,推測他們喜歡怎麽樣的姑娘,最後就看自己的演技了。
  當然,大多時候男人們是看視覺的,我身邊就有好多姐妹去隆過胸,做過臉等等。後來和紅菱熟悉了,摸過她的乳房,在手裏的感覺滑嫩柔軟、彈性十足。她悄悄告訴我,是做的,裏面放了什麽膠矽。我問她:“做的胸,摸起來有反應嗎?”
  她說:“管它呢,只要男人有反應就好,他們摸你的時候,你再哼哼兩聲,他們就開始掏錢。” 8
  當時的紅菱還沒有做過胸,所以她只能靠打扮。當麗姐來叫大家走台的時候,她披了件披肩,下面粉色胸罩清晰可見,她就那樣白裏透紅地出去了
  我第一次走台的時候已經學會了穿大領襯衫和牛仔短褲,因爲我實在沒有第二個辦法去改變我零收入的現狀。我第一單生意是一個眼鏡兒男。他倒頗爲斯文,沒有什麽出格的要求。當我敬酒給他的時候,雙手都在顫抖。他說:“你是新來的吧。”我說“是的。”他說:“很多姑娘裏,就你最羞澀了。”喝了一會兒酒,他就走了,給了我兩百塊小費。至今我記得他的樣子,很感激他。
  
  有了第一次,後面慢慢變得順利。鹹豬手的男人,每天都能遇見。印象最深的一個大光頭,對我說:“如果你願意讓我捏著你的乳頭,我可以喝掉一整箱酒,並給你500塊小費。”當時的我,離交���租沒幾天了,于是我答應了。結果是,大光頭捏著我的乳頭,讓我給他餵酒。他沒喝完一箱,但是付了一箱酒的錢。臨走的時候,大光頭給了我500塊小費。並問我:“爽不爽?”。那一夜,我無拘無束地哭了。乳頭的疼痛尚在其次,更讓我落淚的是自己被強奸的尊嚴。
   9
  
  下班後,麗姐看著我坐在休息室哭泣,上來問我原因。我告訴她,我要交房租了,沒辦法。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以後要保護好自己,我們都艱難地活著。”說完,她慢慢脫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對雪白的乳房,左乳乳暈附近有一些依稀可見的傷痕。她說:“是一個男人咬的,那次我雖然拿了1000塊小費,但是因爲當時不肯跟他出台。所以他咬了我。”
  出了KTV,麗姐給了我500塊,我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沒有了地鐵,沒有了公交車,舍不得打車。我落寞地走在繁華的都市,絢麗的霓虹卻如一雙雙嘲笑我的眼睛,我就是一只南回的孤雁,獨自飄零……
  走回家的時候,差不多已經快天亮了。我埋頭睡了一天,淚水在夢中滑落。
   10
  此後,我跟少華、紅菱她們一樣,住在了KTV的員工房,這樣,我每月節省的房租和交通費用大概有一千左右
  
  在KTV的第一個月,我拿了3000多塊,交了房租,給家裏寄了1500。還了一些借同學的錢,還剩600塊。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可相比其他的姐妹,還是相去甚遠。就說少華吧,她保守地告訴我她拿了8000多,而紅菱則拿到了16000多。我詫異紅菱爲什麽那麽厲害?少華告訴我,紅菱可以讓男人把手伸進她的長裙裏,一次一百塊。你可以嗎?
  我不寒而栗……    嫂子,抱緊我
辦公室裏新來了一個胸大無腦的女同事
〖天涯頭條〗深圳,沒有勇氣再說愛
我在老板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
奔三男人,我成全了你,誰來成全我
有兼職的飯局小姐工作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