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院求學,我和同學在北京“天上人間”的日子

第一次在天涯發帖子,心裏有點緊張,我不知道別人都是怎麽開始的,我只想跟大家講講心裏話,講講這一年來在我身邊發生的事。
幾個月前,我得到了一筆遺産,准確的說,是一棟小別墅,雖然面積不大,不過地點挺好,人家說雖然是二手,也能值六七百萬。沒想到,從此以後我也算是有錢人了,再也不用靠賣自己的臉蛋和身體討生活。
這棟別墅,當然不是我死去的父母留給我的,也不是哪個客人給的,而是我一個好姐妹留給我的。
  是的,她死了,割腕自殺死的。
  聽說她死了的時候,我其實並不驚訝,我很早之前就有一種預感,那個男人一定會把她逼到這條路上。頂多一年,最長不過兩年。
  結果,半點不差。
  她跟了他不到一年,她就死了。
  我看到她的時候,她端正正地躺在靈堂中間,牆正中挂著她的黑白照片,笑得很漂亮。
  不過聽說發現她屍體的時候,可不是這樣。血淌了滿滿一床,人光著身子泡在血裏,頭發上都黏著血,眼睛竟是翻著的,一副受了冤屈死不瞑目的樣子。
  她臨死之前,寫了封挺短的遺書給我,說把她名下的這棟小別墅留給我,感謝我一直以來對她的照顧。除此之外,只有一句話:小如姐,對不起,我要先走了,我受不了了,再這樣下去,我生不如死。
  我絕對相信她這句話完全沒有誇張的成分,因爲我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就是那個樣子—生不如死。
  我只是沒想到,自己會這麽順利接收它,雖然別墅在她名下,但到底是別人送給她的,我以爲當初送她別墅的那個男人一定不會答應。
  法律的事我不懂,當時還琢磨著是不是該找個律師好好問問。
  意外的是,他什麽都沒說。我想,一方面是那點小錢對他也不算什麽,另一方面是,他也顧不上旁的了。
  發現她屍體的時候,那個男人傷心得都快瘋了。聽說當時抱著屍體整整哭了小半天,警察來的時候,他還在那兒哭著,怎麽都拉不開。
  他有權有勢,他老子比他權勢更大,警察也拿他沒辦法,等他哭夠了,他們才能把屍體拖走。
  
  我現在很難受,真的很難受。
  有了這棟別墅,我賣了它就能舒舒服服過我的小日子,可我還是難受。
  生命如此脆弱,死亡離我們如此之近,我曾經以爲我們活著的人都該知道生命的意義,此刻才悲劇的發現,我們是命運的妓女,它把我們都嫖了。
  


人人都說,天涯是個好地方,可以沒有顧忌的講自己的事。因爲這裏沒有真假,沒有對錯。你說真的,別人可能當假的聽。你說假的,人家或許還認爲是真的。
  這樣最好,我可以少點顧忌。
  所以現在,我這個無所事事,又不愁賺錢的女人,也想來講講我和這個姐妹經曆過的一些事,講講我們和那些男人的事
  請大家原諒我,我不敢說出那些男人的名字,因爲他們任何一個,動動小指頭就能整死我,也請你們不要隨便猜測故事背後的隱秘,畢竟沒人想給自己找麻煩。
  我之所以講,是因爲不想讓那些跟她一起長眠地下,那就真的太可憐了。因此只有用這樣的方式來忘卻和懷念,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忘卻和懷念。我以前是一個坐台小姐,在京城最好的一家夜總會,前幾個月剛被勒令停業整頓。當時帶我們的媽咪沒說什麽時候開業,只告訴我們回家等消息。
  我不關心它是否能重新開張,反正我也不在乎了,我不想再回去了。
  關于我們的場子,坊間的傳言挺多的,其中有真有假,有的言過其實,有的又太輕描淡寫了。反正我也不做了,我就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一些事情告訴你們。
  我說的不一定全面,因爲我們看到也不是全部。這就像你在一個大公司當個小職員,你不可能知道公司所有高層的內幕,對吧。
  我們坐台小姐也是如此。
  廢話不多說,言歸正傳吧。
  大家都以爲那地方有多好,來的都是達官顯貴,政商界要人,小姐如何漂亮,素質有多高,還說連個服務生都是碩士。
  真的,每次一聽到這些話,我都想笑。
  先說大學生吧,其實大部分是吹出來的。那些所謂的頭牌,不過是些有點文化,或者是裝著有文化的高級妓女罷了。
  藝校美女,外國語學院的校花什麽的,更是騙人的噱頭。小姐自己敢吹,外面的人不明就裏也跟著捧,就跟明星炒作差不多,自擡身價的把戲。
  我一直覺得奇怪,這樣的把戲居然唬得住人。說句實在話,小姐的話要是能信,母豬就能上樹了。
  總之,外面的傳言實在言過其實。不過,也的確有個別的,真是大學生。那樣的,大多家裏是農村的,或者是偏遠小城市,當地的極少,反正我呆的那段時間沒遇見過。
   來這裏玩的客人也不像江湖傳言,全部都是非富則貴,也有普通的想找樂子的男人,不過那樣的一般只能在卡座,或者吧台混混,大多是過過眼瘾,敢看不敢動。
  你想想,在這裏聊個天起價就是五百到一千不等,帶出去就不用說了,幾千的有,上萬的也有。
  在外面好點的KTV找個三陪才多少錢?幾百而已,雙飛貴點才一千二。在小足療中心“敲大背”也就幾十元,不過那一般是民工去的,很髒,容易得病。
  喜歡打野食的男士們,不建議你們去。
  相對來說,在我們這兒就比較安全。因爲小姐都要定期體檢,爲的是不讓那些出去做“私活”小姐把病傳染給客人。不過出來玩的男人都不傻,知道帶套,只是那東西有時候不是百分之百有用。
  在這裏消費,用兩個字可以總結,燒錢。
  這裏的包廂分級別,一樓的包廂是給暴發戶和白領准備的,有錢就能進。
  而樓上的包廂則是給貴族准備的,有身份才能進,不全是特權階層,但絕對是有些頭臉的人物。
  隱秘,貴族,特權,優越感,這就是頂層世界。如果說樓上跟樓下有什麽區別?那就是暴發戶來這兒玩,生怕別人不知道。有身份的人來這兒玩,生怕別人知道。
  至于是哪些人,特權到什麽程度,我就不細說了,這裏是京城,大家心照不宣吧。說到這兒我倒是想起來,前段時間看新聞說,某某高層說這裏的背景跟特權無關。說真的,我覺得這有點欲蓋彌彰。
  這裏是幹什麽的,全中國的老百姓都知道。我們的場子在京城夜場稱霸了這麽多年,說這裏沒特權,沒背景,你信嗎?
  但有一點沒說錯,我們這裏坐台的小姐,倒是真的漂亮。這裏門檻高,身高體重,相貌身材,舉止談吐都有非常明確的要求。不像有些小練歌房,KTV,黑場子,去的都是一些三流貨色,一張嘴就土得掉渣。
  但不管這裏有多尊貴,老板營造的氣氛有多神秘,這裏依然是個賣笑場,女人在這裏就是個玩意。
  用一句話可以概括,女人都是奴才,男人都是爺。
  這裏服務的女人大致分三類,“跪”,“坐”,“躺”。
  “跪”就是服務生,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公主”,這裏的包廂都是“跪式服務”,這個我就不解釋了,大家都清楚。
  “坐”就是只陪酒,不出台,有點像日本的藝妓,只賣藝,不賣身。摸可以,親嘴可以,喝酒可以,揩油也可以,但是不跟客人上床。
  “躺”,基本就是全套,俗稱“一雞四吃”,乳,嘴,手,肛,腿,小姐身上任何一個地方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只要你出得起價錢。雙飛,冰火,手铐,絲襪,捆綁,只要客人想得到的花樣,都得一陪到底。但是特殊服務一般不便宜,總之搞得越狠的,錢給的越多。
  不過有一條,不能在這裏玩,帶出去隨便你。  有人說,有身份的人玩小姐,跟粗人不一樣。
  的確不一樣,你知道不一樣在哪兒嗎?
  粗人玩小姐會讓你覺得惡心,有錢人玩小姐,會讓你感到害怕。
  因爲很多有錢人都變態,或許平時不變態,對著小姐就變成了變態,跟狼人似的。不過人家是月圓才出來,在我們這兒,基本上喝高了就呲牙,那叫一個快。
  還有人說,這裏連給服務生的小費都是500起,有的服務生比小姐還漂亮,這個還真有。
  我的那個姐妹,她就是一個服務生,說得再直接點,她是“跪”的,��水不薄,卻是這裏最底層的。而我是“坐”的,比她好一點。發帖子之前,其實我一直在想如何處理人名的問題,反正真名殺了我也不敢說。我的那個姐妹,咱們就叫她西子吧。
  西子比我小一歲,二十出頭, 她很漂亮,我覺得自己長得就是不錯的,在同組小姐裏算是拔尖了。可她比我漂亮,皮膚白,身材好,屬于男人一看到就想入非非的女人。
  我是女人,我們一起洗澡的時候,我看到她漂亮的身子,都覺得心動,更別說是那些精蟲上腦的男人。那些男人折騰她的時候,特別喜歡咬她的乳房,掐她的大腿,常常弄得她一身都是傷,又青又紫的回來。她每次回來,都要在床上躺一整天,想想都讓人覺得心寒。
  除了漂亮,她身上還有一種很勾人的東西。她的睫毛很長,眼睛永遠像含著一汪水,一看,就是很透亮,很幹淨的女孩。只是站在那裏,什麽都不用說了,男人一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魂就沒了。
    嫂子,抱緊我
辦公室裏新來了一個胸大無腦的女同事
〖天涯頭條〗深圳,沒有勇氣再說愛
我在老板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
奔三男人,我成全了你,誰來成全我
現在還有影陪小姐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