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口述:性欲太強 老婆說我婚內強奸

1998年5月,經人介紹,我認識瞭我的妻子萍,那時她是一位三班倒的紡織女工。據介紹人說,別看萍長得小模小樣,秀氣端正,她可是個能出大力的人。幾年來,萍一直是她所在車間工段裡的先進工人。第一印象沒說的,我對萍一見鐘情。而萍的回話“隻要偉強沒意見,我也沒意見”,更讓我感受到萍的溫柔、賢惠,堅定瞭我非萍不娶的決心。

  談戀愛期間,萍堅持她的原則,始終沒讓我越過那層關系。對萍的深深的愛,使我不得不控制著自己高漲的性欲,一次次地掐滅亢奮的欲火。新婚之夜,我那積蓄瞭太久的欲望一下子爆發出來。我甚至來不及欣賞妻子那美麗的胴體,更沒有做愛前的撫慰交流,便迫不及待地插入到妻子身體深處。

  當我酣暢淋漓時,才發現妻子皺著眉頭發出陣陣痛楚的呻吟聲,強忍著疼痛的妻子已是汗濕一片。但累極的我隻是問瞭問妻子有無大礙,在確信沒什麼問題後,倒頭便睡。

  初夜的疼痛使妻子對性生活產生瞭深深的恐懼,我則因正值性欲高峰期而對性生活充滿瞭渴望。盡管我盡量小心、體貼,也沒能使妻子那根繃緊的弦松弛下來,她不斷拒絕我的求歡。夫妻矛盾由此而生,妻子說我不關心她、不愛惜她的身體,我則說妻子不理解、不同情我。蜜月尚未結束,我和妻子已吵瞭幾架,說來都是為瞭性生活的事。

  妻子生寶寶前後的那幾���月,我度過瞭苦行僧般的節欲生活。盡管如此,保護妻子腹中的胎兒、愛惜妻子的身體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毫無怨言。可是,當我認為妻子已從分娩前後的特殊時期逐漸恢復正常,她卻仍舊一次又一次以各種理由拒絕我的求歡。我也理解妻子呵護小寶寶的辛苦勞累,雖然我還是一如既往地愛著妻子,但原先愛說愛笑的我變得沉默寡言瞭。某日中午,下班回傢的我看到妻子正在傢做飯。站在妻子身後,凝視著妻子那筆直的雙腿以及雪白的頸項,我不禁激情澎湃,摟住妻子說:“我愛你”妻子知道這是我求歡的信號,用力推開我:“你沒看我正忙著嗎?晚上吧。”

  我不顧妻子的反對,抱起妻子奔向臥室。妻子用力掙紮著,欲火中燒的我強行褪下妻子的內衣,在妻子的激烈反抗中完成瞭做愛。妻子狠命地捶打著我,哭著說:“你怎麼這樣野蠻?你這跟強奸有什麼區別?”我這才發現自己的狼狽不堪樣,“我,我,我……”我也不知說什麼好,沮喪萬分。

  去年初,妻子因工作出色被調到廠工會,負責女工工作。在新崗位不到一個月,妻子即回傢向我宣傳她新學到的知識,指出我那近乎施暴的強迫做愛,已經構成瞭對她生理和心理上的極大傷害;我違背她的意願強行交歡是非常自私的行為,她甚至可告我婚內強奸罪。

  我知道自己不對,便對妻子說:“那你把我扭送到派出所吧!”妻子笑瞭,用手指戳瞭戳我腦門說:“我才舍不得呢。隻希望你能對我好些,更溫柔、更耐心些。”面對妻子的寬容、大度,我激動得舉起雙手向老婆敬禮,說:“請老婆大人給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以觀後效!”

  回想以前在性生活中有時近乎粗暴的方式,我深感羞愧。對於性愛,妻子擁有和我同等的權利,而我有時卻為滿足自己一時之快,剝奪瞭她說“不”的權利,讓她承受著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傷害。盡管如此,妻子卻始終以她的善良、寬容來感化我,從沒有嫌棄我。明白這些道理後,我對妻子的愛更加深瞭一層。我決心永遠溫柔地對待妻子。

  隨著婚姻進入第四個年頭,我對性的渴望已遠不如新婚時那麼強烈。在這幾年的性愛體驗中,我也逐漸懂得瞭“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的真諦。在妻子循循善誘的引導下,我徹底地摒棄瞭性暴力,也知曉瞭一些做愛的藝術,我們的性生活變得和諧而又充滿樂趣。
你把髒衣服收集到洗衣機旁打工再特殊節日或場合時,工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